麻豆传媒女演员林予曦

与慕容菲分别之后,秦天的心情,更加沉重了。

慕容菲所说的“强者”,那可不是一般的强者,元婴期,在她看来,不可能有机会去慕容菲所在的帝都慕容家提亲。

可现在,秦天是元婴中期,就算短时间内突破到元婴后期,距离目标中的强者之路,也还差得很远。

而现在,秦天作为龙隐,还有着另一同样重要的复仇任务。

接下来两天,秦天修炼起来都是有些心事重重,曹太极的仇,要如何报,他现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紫风和名剑,他要如何靠近这二人,如何知道,到底是谁出卖了曹太极,目前,秦天也想不到合适的办法。

毕竟,他目前别说在东都城,就是在东瀚学院,都是身份卑微,实力偏弱。

“咦,咋没人?”

这天下午,秦天去了城外一趟,走回宿舍时,没看到王浩然和王廷虎,心里有点惊讶。

往常这个时候,他们两人可是在宿舍外边喝着小酒啃着鸡腿的。

“卧槽,好像今天有课啊……”

秦天突然想起,好像最近开了一门课。

植物园麻花辫少女蕾丝背带裙清新唯美写真图片

秦天顿时眉头一皱,推开门,看向宿舍的门背后。

这门背后,贴着王浩然写的课表。

这不看则以,一看吓了一跳,新开的一门课程,要连续上十二天课,已经开始四天了,今天是第五天,秦天竟然不知道,连报道都没有去过!

“尼玛,王浩然和王廷虎这两天竟然没告诉我,坑爹啊……”

秦天一个头两个大,看了看上课的地方,赶紧是往练功房奔去。

果然跟预想中的一样,当秦天走到练功房外边的时候,里面,已经是开始上课了。

“聚灵丹,可以说是最简单、最基本的丹药,其炼制方法,也并不算复杂……”

秦天在练功房外面听着老师讲课,心里一怔,哟,竟然是个女老师,听上去年纪不大。

他好奇,推开门缝看了一眼,之间练功房前方的地方,一名身穿紫色衣服、披着长发的美女,站在一张两三米长的木桌后方,很仔细的在讲课。

这个女人,看上去约摸就是三十三来岁的样子,鹅蛋脸,身高一米六五左右,颇有一股出尘不染的美女气质。

秦天看到她的第一眼,第一个想到的职业就是医生,或者护士。

“妃璃雪……哦,她就是我们《炼药学》课程的主讲老师啊,尼玛,这么年轻?”

秦天看着前方的紫衣美女老师,想起课表上老师的名字,瞬间对号入座,有点惊讶。

灵域之上,有着一种职业叫炼药师,而“妃”这个姓氏,在灵域,几乎就是可以说是炼药师的代名词了。

传说天元王朝最厉害的炼药师,就是出自妃家。

所以,这个妃家,虽然不是六大王族之一,但是,其家族在天元王朝受到的尊敬程度,丝毫不亚于六大王族,传闻,甚至连冰帝都对妃家族长崇敬有加。

“年纪虽轻,不过凭着这个姓氏,做我的炼药老师,应该是绰绰有余了……”

秦天自言自语的说着,话没说完,就听到练功房里面,妃璃雪的声音传了来:“秦天,鬼鬼祟祟在外面做什么,逃课了,还不想进来?”

唰!

一瞬间,练功房里面的同学,都是回头看向练功房后边的后门。

秦天也是瞬间尴尬,只能是推开门,慢慢走进了练功房。

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,秦天对妃璃雪道:“妃老师,我们没见过面吧,怎么叫得出我的名字?还是说,认识我?”

“全班就一个人没来,连续五天没来,我每次点名,都不在。现在,终于来了,说,我能不认识吗?”

妃璃雪看上去三十来岁,有些成熟模样,不过,她说话的样子,却是很有一股青春的问道,声音悦耳动听,让得秦天没法与她真是的年龄联系起来。

“秦天,还真是目中无人。我的课程,从来就没有学生缺课过,是第一个,还连续缺课五天,哼,我很好奇,缺课,有什么理由吗?”

妃璃雪停止了讲课,把焦点锁定到了秦天身上,道:“的理由,想好了回答我。要是我回答不满意,期末我给考评打分,不到六十分,会直接被开除出东瀚学院。”

“哦!”

妃璃雪这话说出来,班上的同学们都是一愣,惊呆了。

“这秦天,这几个月逃课不下十几次了吧,就算被开除,恐怕也是活该。”

“是啊,不过妃老师那么漂亮那么温柔,竟然都对秦天说这话了,看来秦天逃课真的是过分了。”

“那可不,《炼药学》,这可是我们任何人都想学的一门课程啊,学会了炼药,能够省多少钱去买丹药啊……妃老师请都请不来的老师,没想到好不容易答应来上课了,秦天竟然每次点名都不在,今天都是第五天了。我觉得,任何处罚都合适。”

有几名学生小声议论起来。

这些人,因为秦天经常逃课的缘故,跟秦天并不算熟悉,所以开始说起了风凉话。

不过站在后面的秦天,仔细想了想,好像,他的确是逃课十几二十次了,每次都是逃出去自己修炼,细想起来,是有点那么过分。

“理由,想好了吗?”妃璃雪问道。

“嗯……我不知道这门课是位美女老师上课,所以没在意,就没来。这算理由吗?”秦天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话一出口,旁边的学生们都是哄堂大笑。

妃璃雪脸一红,有些尴尬:“这算是什么理由!”

看到妃老师有点生气了,王浩然赶紧打圆场,道:“妃老师,您别生气,我跟秦天一个宿舍,我可以保证,秦天是个爱学习的好儿童。”

王浩然站出来帮秦天说话,秦天可不领情,低声问他:“上课了丫怎么不提醒我?草!”

王浩然皱眉,道:“秦天哥,之前其他课程我都提醒过几次,后来都没有来,所以我对逃课都习惯了,就没提醒呀。逃课轻车熟路,这不能怪我吧……”

王浩然双手一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