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官方版app

♂? ,,

太猥琐了,杨乐连忙打断了宋远的笑声,问道:“什么情况,我现在人在俄罗斯,最近都没上网看什么新闻了。”

“嘿嘿,那最近上去看看呀,又火了知道吗?我说这小子怎么这么牛啊,那手扑克牌魔术怎么做到的,回来教教我呗,也好让我去泡几个妞!”

“说正事!”

“现在网上很多人在抨击《三生之桃花劫》是抄袭的作品,我觉得我们可以从这方面下手,他们能用水军,我们也能用,最好就能找到原作者,然后帮原作者一把,做做好事,拉一拉原作者的粉丝,提高一下咱们的口碑,顺便也好好的将那余杜生给坑一把!”

宋远还是挺有头脑的,一下子就将自己的想法完整的给杨乐说了一遍。

“那行吧,们自己看着办,也可以去找找原作者,不过……余杜生既然敢这样玩,就说明他应该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了,原作者那边应该也已经被他警告过了,所以如果找到原作者的话,就必须要想办法取得他的信任,让他安心。”杨乐想了想,这方法还不错,可以给余杜生添点乱子,不过原作者那一块是一个麻烦。

如果原作者认为奇迹娱乐斗不过皇天娱乐的话,他是不愿意站出来的,不然就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了。

毕竟一个小小的作者,是不可能斗得过资本的,很有可能会毁掉前途。

“放心吧放心吧,我会尽力的,对了,原作者好像还是一个妹纸哦,长得挺不错的,要不赶紧回来,用的美男计试试看?”

“滚蛋,快滚蛋吧!”

杨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,随后直接就将手机给挂掉了。

冬日暖阳下的牛仔裤少女

宋远那家伙,越来越无耻了。

打完电话之后,杨乐才终于想起了正事,连忙又跟戴窦笔说了一下关于崔文馨的事情。

不过他也没有将飞车党的事情说出来,只是随便找了一个理由。

戴窦笔也没有反对,直接就同意了。

看到戴窦笔这么干脆,杨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毕竟这一切的起因还是因为飞车党,也不知道戴窦笔知道这个事情之后,还会不会答应得这么干脆。

当然,这也不是说杨乐准备坑戴窦笔一把,他是打算,这两天之内,直接将飞车党的麻烦给解决了……

没多久之后,萧学盛就载着崔文馨来了。

杨乐给他们提了一下戴窦笔不清楚飞车党的事情,安东希他们一开始还不大理解。

“这样会不会给戴带来麻烦呀?”安东希问道,这太不诚实了。

“要不就去我家吧。”萧学盛想了想,说。

“放心吧,不会有事的,到时候我会亲自找他们,不会有太多的麻烦。”杨乐缓缓说道。

但是很显然,这一切他还是想的太简单了。

在他的潜意识里面,飞车党是非常容易解决的,并不算是麻烦。

但是对于安东希他们来说,飞车党就意味着灾难,不说清楚,他们都不安心。

崔文馨此时也是这个想法,不说清楚,她也不愿意留下来。

见状,杨乐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,必须说清楚啊!

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……

最后,杨乐便将关于飞车党的事情给戴窦笔说了一下。

果不其然的,戴窦笔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,整个人都错愕了。

“们得罪了飞车党?”这是他第一个问题。

“是呀,今天在路上无意碰到了,不过……出于某种原因,我没有告诉,只打算让文馨在家住两天,如果觉得有麻烦的话,那就算了吧。”

这语言,杨乐觉得很难组织,某种原因,在他看来,是因为他只需要一两天就能解决飞车党,不需要解释太多让戴窦笔担心,但是,也许在戴窦笔的理解之下,就是杨乐要坑他了。

“戴先生,非常抱歉,如果不方便的话,我想我还是住回酒店吧。”此时,崔文馨也连忙说道,有些不好意思。

她看到戴窦笔陷入沉思,以为是戴窦笔怕惹麻烦。

这倒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,毕竟飞车党这么恐怖,谁都怕惹祸上身。

然而,戴窦笔的反应却又让杨乐他们有些意外。

“没什么,没什么!们不用在意这些,都是华夏人,有困难的话我肯定要帮助们的,这样吧,们先在我家待着,我向大使馆那边申请一下援助,我想以我的身份,应该问题不大!”戴窦笔此时突然大声的说道。

杨乐脸上露出一丝淡笑,看来这戴窦笔的为人的确非常不错。

“那……这样会不会太麻烦您了?”崔文馨听着这话,也觉得心中有些暖,不过她还是多问了一句。

戴窦笔又摆了摆手:“放心吧,不麻烦!我们都在国外,当然应该互相帮助,再说了,杨乐给我们华夏带来了荣誉,我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不管他?”

戴窦笔的回答,让杨乐非常满意。

崔文馨此时也松了口气。

人在他乡,遇到这种麻烦,说不害怕,那是假的!

这种时候,有同乡人的帮助,那真的是一种非常让人欣喜的事情。

“那就麻烦戴先生了!”崔文馨连忙道谢。

“不麻烦,不麻烦!们先进来吧!具体要怎么做,我们再慢慢想办法,飞车党虽然可怕,但我们身后还有一个华夏呢,大不了回华夏,我就不信他们敢追上来!”戴窦笔笑道。

众人进屋。

没多久之后,戴窦笔还真的就打电话到华夏大使馆那边申请援助了。

杨乐见状,苦笑着摇了摇头,这次不管怎么样,自己都是要欠戴窦笔一个人情了。

“学盛,跟安东希还有贝拉回去之后,也要小心一点,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杨乐又叮嘱了萧学盛他们一番。

就在这时,戴窦笔突然放下手上的电话,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似的。

他看向杨乐,一脸认真的问道:“对了,杨乐,刚刚跟我打听飞车党的事情,……该不会是打算一个人去对付他们吧?”

戴窦笔突然就有了这种想法。

一个华夏人,是条龙。

杨乐的手段他清楚,可以肯定是有功夫底子的。

所以他才怀疑,杨乐该不会是打算独自一个人去对付飞车党吧?